来自 国内新闻 2019-09-20 12:08 的文章

上网查看去年国内大新闻选择1一2写出感受或思考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金融证券行家采纳数:5151获赞数:16385本人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向TA提问展开全部新闻的真实性问题是个大问题、老问题,也是个难解决的问题。不讲真实性的新闻不时在一些媒体报道中或多或少地暴露出来,依我之见,原因有三:一是责任心不强;二是为谋求轰动效应而炒作;三是追求上稿率。

  众所周之,真实是新闻的生命,是取信于广大读者的首要条件。但是,有些记者或通讯员为了使报道的事件具有轰动效应或追求上稿率,不惜炮制、编造假新闻。本人从事报纸编辑工作20多年,在工作中曾遇到这样一件事:一位通讯员写了一篇春耕备耕工作的报道,文中列举的不少指标都比较高,编辑看后觉得那里春耕备耕工作的力度很大,反映了当地党委政府和涉农部门对春耕备耕工作的重视,很快编发见报。但报道见报后,作者立即写来一份更正材料,称他把所有的数据都夸大了100倍,要求编辑为其更正,当地读者也纷纷打来电话指出这条新闻失实。之后编辑与作者取得联系,当问其为什么要这样做时,他说是为了引起编辑的注意,让报道能尽快见报。

  为了追求上稿率不惜制造假新闻,这是一种对新闻工作极不负责任的态度。本人曾记得,在20世纪80年代末,某报一篇题为《钱被风刮跑以后》的特写,内容情节十分生动感人,此文还被评为当年度好新闻。但后来经过调查,事件完全是子虚乌有,是作者凭空杜撰出来的假新闻。2007年,北京电视台一名记者炮制的假新闻《纸馅包子》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许多人看了这条新闻后几个月都不敢买包子吃,直到这条新闻被揭露是一条假新闻后才敢买包子。尽管后来作者被追究法律责任,但这些失实报道却使读者对新闻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事后据北京市记协的一项调查,认为新闻报道“可信”的读者有24.2%,认为“基本可信”的有55%,认为“不大可信”和“不可信”的有20.8%。可见虚假新闻不仅影响了报纸的可读性,而且影响了媒体的公信力。

  那么,什么是新闻的真实性?下面举几种有代表性的说法:《新闻学简明词典》的解释:真实性指新闻事业对客观事物的如实反映,如实报道,做到完全符合事物的本来面目,不允许任何弄虚作假,“合理想象”。美国卡斯柏·约斯特的说法:在新闻学范围内,真实就是指一件事情的道地正确的叙述,只要做到这一点,它就可以算报道真理和完成它的最高任务了。有的解释是:新闻的真实性,就是新闻报道除了事件、人物、地点、时间、原因甚至细节准确无误外,从事实的整体和联系上看来也必须符合客观实际。一句话,要求具体事实的真实与整体事实真实的统一。还有人认为:新闻真实性具有两种含义:第一是指反映的事物从个体来看是真实的;第二指反映的事物从整体或全局来看是真实的。

  上述解释各有侧重,有的仅从单篇新闻的角度解释真实性,有的则从新闻事业的角度来解释。但笔者更倾向于这种解释:真实是指新闻报道符合报道前的客观事实。

  陆定一同志曾经说:“写新闻一定要实事求是,就是要真实……凡是要讲的,就要讲得完全真实。”

  我们的报纸每天都发布大量的新闻,这些新闻从哪里来?它们的本源是什么?我认为,新闻作为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它的本源乃是物质的东西,乃是事实,就是人类在与自然相处中和社会生活中所发生的事实。新闻这种观念形态,是对不依赖于人的意志而存在的客观事物的反映,没有被反映者,就没有反映者。客观事物的存在,是产生新闻的前提和基础。事实在先,新闻在后,没有事实,也就没有新闻。

  本人曾在《南国早报》头版看到记者采写的一则消息,标题为《奇!桔子树上结南瓜》,并配有照片。这则消息的内容说:玉林农业学校果场里,有一株柑桔树居然长出了一个南瓜,瓜体直径足有10厘米大,形同葫芦,瓜顶上长出了一片桔子叶。据该校邱老师介绍,该校种植有5亩柑桔树,其中温州柑有50多株,每年4月开花挂果,果树下间种有南瓜,同是4月开花结瓜。邱老师说,柑桔果树属木本芸香科植物,南瓜则属藤本葫芦科,两者“相交”结果真的风马牛不相及,但展现在眼前的事实又不得不让人称奇。

  5天后,该报在一版刊登了一则题为《南瓜是怎样“长”到桔子树上的?》情况调查说明,文末还附有一个道歉性质的说明:“本报此前因采访不实,曾轻易地作了肯定报道。在此,谨向读者致歉!”

  原来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并未到现场,而是轻信通讯员之言,在通讯员来稿上署上自己名字,从而导致假新闻出笼,造成恶劣影响。原来是有人故意搞恶作剧,将南瓜挂在柑桔树上去的。这样的假新闻本源是没有事实基础的。

  记者的新闻产品就是“事实”,要加工好所有材料,就得对事实加以认识,然后是对事实的报道。如果这种产品符合实际情况,触及到事实的本质,而不是停留在现象上,更不为假象所迷惑,那么就是成品——真实的报道;与此相反,就是虚假的报道——废品。因此,在采访写作中,必须进行认真周密的调查研究。在掌握丰富的材料之后,经过思考,将这些材料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作出科学的分析、全面的概括、浓缩,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这样提炼出来的事实,能完全反映整个事物,反映事物的本质,也才是真实的,而不是凭主观想象得来的。只有把握客观性,防止主观性,才能牢牢抓住深藏着的本质;只有反映事实真相、事实本质的新闻报道,才是真实的、可信的。

  笔者在编稿时曾遇到这样一篇文配图的新闻稿件,说的是春耕时节在某县一条公路上,由于多日下雨,道路泥泞,有位村民便把秧苗插在了公路上。作者经此地看到后,也不去作深入采访,而是随便猜测,写成“公路上栽秧设路障,想敲司机毁秧钱”。当时我看后觉得有些蹊跷,便到事发地去了解情况。经了解得知事情并非如作者所说的那样,而是这条公路长期以来路面损毁严重,村民多次请求有关部门给予维修,但一直未果。由于当时正处于栽秧季节,下雨较多,公路上更是成了“烂泥塘”,于是,这位村民便把秧苗插在公路上,其目的是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与重视,维修这条公路。虽然这位村民的做法有些不妥,但作者也不能不尊重事实而凭主观想象,闭门造车,写出与事实相去甚远的稿子来。

  真实是可信的前提,真实的新闻,一般是可信的,但是被认为可信的并不全都真实。前面提到的《钱被风刮跑以后》之所以被评为好新闻,自然是因为有人认为它是可信的,但是它并不真实。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笔者认为,可信的“尺度”主要由个人的经历、见识等等因素综合形成,而各人的经历不同,见闻学识相差甚远,因此可信的标准是不同的。即使见多识广的人,也不可能把世界上的一切都见到、了解到,而没见过没听说过的稀罕事物,一般不容易信以为真。另一方面,各人见识不一样,所见的东西也不一定认识它,这就容易把不真实的东西看作可信的东西。此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人们阅读新闻时,往往粗看、略看即过,不去细究它的真实与否。许多虚假报道乍看可信,但细细推敲,却难以置信。因此,多加思考,是防止这类“新闻”出笼的有效屏障。

  一篇真实的新闻,不仅要事实真,而且要表述得当,不夸大其词。这就要求在文字表达上要把握好事物的度,做到分寸恰当,准确无误。

  我在处理来稿时曾看到这样一则消息,标题为《凯里城区街边到处有沙金》。消息写道:“4月6日清晨,笔者行走在凯里城区街边看到,不少地方留有金黄色痕迹,不少市民在小心翼翼地将附有一层金黄色的泥土装进塑料袋里拿回家。市民说,沙金是因昨晚下雨,货运沙金车因遗漏导致洒落地下,被雨水冲刷后沉淀在泥土上。”我当时觉得太离奇离谱了,于是向有关部门调查核实,经气象部门专家解释得知,在春天里由于好长一段时间没下雨了,头晚一下雨,飘飞在空中的花粉遭遇降水而形成金黄色细颗粒落下,附在泥土上呈金黄色印迹,有的市民误将此现象当成沙金飘落。

  曾有人在一次新闻业务研讨会上谈这样一个事例,在20世纪60年代初,有一家报纸刊登了一条新闻,题为《北京工业品质量普遍提高》。当时,周恩来同志看到这篇报道后,把报社负责人找了去,语重心长地说,普遍,就是毫不例外的意思。你们北京的工业品质量是不是毫不例外地提高了呢?周恩来同志通过“普遍”二字的使用不当,指出了新闻报道用词要准确,不应渲染夸张,这个批评一针见血啊。因此,我们写新闻报道,如果文字表述不准确甚至失实,那么它就会影响新闻的真实性。只有实打实地运用新闻语言来表述,不使用任何带有夸张、渲染意味的艺术语言,才能达到新闻真实性的目的。

  人们认识事物总是从具体到一般,从感性到理性,新闻报道如果不是把具体事实,感性材料交给新闻接受者,而是把概念、判断交给他们,他们就不那么容易接受。